德隆系旧部操盘当代系 半年腾挪三家上市公司_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德隆系旧部操盘当代系 半年腾挪三家上市公司
更新时间:2019-10-08
 

  (600358.SH)这三家均曾被“*ST”的上市公司,虽然所在地和主业风牛马不相及,但其身后有一个共同的身影——厦门当代控股集团。

  如今已经蔚然成形的当代系,不仅开始了以这三家上市公司为平台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质押、增发融资、收购兼并等资本运作,还层出不穷进行了或隐或现的影子布局。

  “当代集团原本的资本运作能力并不强,这从其入主*ST大水(当代东方前身)3年来毫无建树就可说明问题,目前其资本运作的操盘团队来自德隆系旧部,收购厦华电子、国旅联合使之形成当代系,就是德隆系人马的杰作。”一位接近当代集团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其透露,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德隆系干将,于2013年下半年正式与当代集团合作,其大本营是当代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同鑫汇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当代系能够成形,与德隆系人马密不可分,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打上德隆系烙印。”前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与当代集团合作的德隆系领头人是王世渝,但两者之间是怎样的利益合作关系,目前还是秘密。”

  公开资料显示,1957年10月出生的王世渝,曾任德隆系旗下德恒证券副总裁及德隆集团友联金融产品总经理,亦曾是九龙山(600555.SH)和博盈投资独立董事,在九龙山任职期间,该公司一度上演“双头董事会”闹剧。

  查询发现,在德隆系分崩离析之后,以瑞思资本董事长、兴边富民资本总裁、安控投资执行董事等身份转换出现的王世渝,2013年7月开始以北京同鑫汇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的身份参加各种活动。

  成立于2010年1月27日的北京同鑫汇,注册资本3000万元,经营项目为非证券业务的投资管理、咨询,法定代表人王东红则兼任当代集团执行董事、当代东方董事和国旅联合董事长。

  国旅联合1月14日公告表明,当代集团持有北京同鑫汇80%股权。据北京市工商登记资料,北京同鑫汇剩余的20%股权为厦门百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后者也是当代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春芳的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进入当代系的德隆系旧部还有王栋,其于2014年1月起任厦华电子监事会主席,兼任厦华电子一致行动人德昌行(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任上海德隆国际战略投资公司高级投资经理、董事局秘书。德隆集团友联金融产品总部当时也在上海办公。

  “德隆系旧部与当代集团合作的是一个团队,现在能从公开资料查到的人并不多,但可以肯定,这些人在德隆系时与王世渝的关系相当密切。”上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称。

  据其透露,王世渝在德隆系时的得力干将唐军,目前已受重用,担任北京同鑫汇旗下基金的董事总经理一职,其曾在王世渝负责的德隆集团友联金融产品总部任业务董事,并与王世渝一道出任安控投资高级副总裁。

  之前,王世渝公开表示,“现在同鑫汇10多个人,握在我们手上的储备项目就有300亿美元的价格,如果设计得好,可以用到(国内)资本市场的资金,计划一次性推出5个项目到A股市场上进行项目基金的募资工作,我们可以在并购、整合创造价值、退出等三个环节实现获利。”

  尽管王世渝等德隆系旧部扎根北京同鑫汇并深度介入当代系资本运作,但在对外活动中,北京同鑫汇及王世渝等人却鲜见与当代集团一起露面,当代集团的公开活动也罕见德隆系旧部的身影。北京同鑫汇现有工商资料中,王世渝、唐军等人亦未亮相。

  “这种若隐若现的关系,合乎资本运作剪不断理还乱的朦胧感,可以迎合资本市场的想象预期。”上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认为,“北京同鑫汇之于当代集团,不像母子公司关系,更像是战略合作伙伴。”

  “近期当代系的资本运作手法确实存在德隆系的影子,主要表现为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运用到极致,通过不断融资和投资制造二级市场上的所谓利好消息,从中获取暴利。”一位曾与当代集团有过合作的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与此相关的事实是,2014年以来大盘跌跌不休,但当代系的当代东方、厦华电子、国旅联合均逆势上涨,至今股价皆有不菲斩获。

  王世渝等德隆系旧部操盘当代系,除表面与北京同鑫汇不相干的王栋从德昌行“空降”厦华电子外,当代东方现任监事、行政人事部部长许伟曲,亦从北京同鑫汇行政经理岗位直接转任。

  “当代系三家上市公司中,德隆系旧部通过北京同鑫汇已全部‘渗透’,只是表面上很难看出来而已。”前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与王栋同时进入厦华电子任董事的高婷,是北京同鑫汇的董事。”

  按照厦华电子公告,高婷现任高盈国金地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并无在北京同鑫汇的任职经历。不过,国旅联合5月22日披露的定增预案中,拟以5.21 元/股认购1500万股的北京金汇丰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2014年4月18日才成立,其出资250万元持股50%的有限合伙人也是高婷。

  “德隆系旧部与当代集团联合下的是一盘大棋,2013年底至今仅半年,其对三家上市公司密集采取的资本运作、手段和规模都有当年德隆系做派。”上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指出。

  事实上,自2010年底通过拍卖获得当代东方控制权以来,当代集团始终碌碌无为,当代东方也一直处在主业不明的盈亏困局边缘,但从2013年11月开始,当代系不仅收购增加了两家上市公司,刚刚第四届福建文创奖评选结果揭晓了!同时对所属三家上市公司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2013年11月,当代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春芳的妹妹王玲玲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受让华映科技(000536.SZ)所持73621068股厦华电子股权并受托对前者所持104761903股进行市值管理,成为厦华电子实际控制人。

  紧接着在2014年1月10 日,当代集团通过旗下的当代资管以29128.22万元受让国旅集团持有的17.03%国旅联合73556106股,成为国旅联合第一大股东。

  随后,当代东方和国旅联合相继推出定增融资预案。其中,前者拟以10.8元/股非公开发行23148.15万股,募资25亿元收购盟将威100%股权及补充营运、流动资金等;后者计划以5.21 元/股非公开发行13435.7万股,募资7亿元用于偿还公司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系这些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中,除刚收入囊中的国旅联合,其对厦华电子和当代东方的所持全部股权,均悉数进行质押融资。

  例如,1月收购国旅联合股权的对价为3.96元/股,但随后的定增融资价格飙升至5.21 元/股,当年进入当代东方的每股价格仅为1.04元,现在非公开融资却高达10.8元/股。

  “在德隆系旧部的筹划操盘下,现在当代系的炼金术已臻炉火纯青。”上述接近当代集团人士说,“首开先河的厦华电子股权市值管理应是德隆系旧部的手笔。”

  根据2013年11月公告,华映科技三家子公司将剩余的厦华电子20.02%限售股104761903股,委托王玲玲控制的厦门鑫汇进行市值管理,双方约定目标股份基准市值对应的股价为3.66 元/股,超出或低于的部分,由厦门鑫汇按40%收取相关费用或给予补偿。而截至6月19日,一路上扬后的厦华电子股价为8元,仅此一项,厦门鑫汇的账面浮盈高达18186.66万元。(编辑 卜坚)